왕원 ✨

WJK WY.

你是谁的新欢和旧爱

月下一道:


 现实向。四十六岁的王俊凯视角,倒叙三十年。
 看完出戏,谢谢~


--


 


引:


三十多年前,我问过王源:“你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镜头都尽量笑得那么甜,不累吗?”


他身子一硬,然后仅仅转动眼珠地瞟我一眼,回答:“你有本事别动不动笑出一脸褶俩虎牙。”


我讪讪地笑,没,我没这本事。


这是个简单的问题。这个问题的答案贯穿了我们数十年生活的状态。我们并肩忍耐,而后合理分开。


--


 


 


9月6日


我最近心情不太好。咨询师建议我写日记,提高对自己的洞察。


我确实感到有时候忽略了自己的想法,所以我决定按咨询师的话去做。 


这个本子上的斑马,一格黑,一格白,有点像钢琴。当然,如果能碰到画着吉他的本子就更好了。我就把两个一起买回来。


啊,钢琴。从钢琴说起吧。儿子学钢琴两年了,进展很不好。老师也换过,没有用。


我的态度呢,有点无奈和着急吧。毕竟我又不能太逼他。他慢慢长大了,在学校里学会了要求独立自主,就变得难管了。他有缺点,我说说他,他就嫌我多嘴,还给我扣上完美主义和霸道父亲的帽子。


有一次,他真的把我弄火了。他竟然质问我,你年轻的时候,到底是谁把你惯得非得让别人听你的?我当时真想一巴掌扇过去。但我很快冷静下来,他还只是个孩子。


哎,都说聪明的孩子更难以管教,我姑且这么安慰自己吧。


9月7日


今天,她跟我又大吵一架,我现在不想再回忆。不过这引起我在监督儿子弹钢琴时脾气不太好。


他似乎也有烦心事,把钢琴盖一砸,质问我,你这么喜欢钢琴,你为什么自己不学啊?


我有点怔住,回答他,我当年负责的是吉他…


他说,管我什么事?


他其实问得对。这些,都只是我的遗憾。


9月8日


咨询师主动跟我提了他。咨询师说,我年轻时,谁都知道你们。原来当年真的那么火吗。我自己,是谈不清那些滋味的。太复杂了。


于是咨询师说,能聊聊王源吗。哦,王源,王源,翻翻我的前两篇日记,都恰巧避开了这个名字。我明白,我不想提他。


而咨询师问我时,我也是像日记里这样,一下哽住,像得了舌尖遗忘症。后来,咨询师就说,现在不想谈,我们可以先不谈。我求之不得。


9月9日


今天我实在不知道写什么。


其实是,我不想把我的所想写下来。


不恰当的念头一直在打扰我,打地鼠一样挥打不尽。荒诞脑力游戏。


年轻的时候怕输,身边人让我赢,直到后来不得不认输,连一个陪我认输的人都没有。


先放在这儿,看看晚上我是什么想法。
       …


好吧,我意志力有限。是王源。


9月10日


   下午我给王源发了一条短信。我说好久不见。他说是啊。


   没了。


   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吧,我觉得还是躺着比较舒服。最好快点睡着,什么梦都不要有。


 


9月11日


    有点消沉。天气,阴雨。


    邮箱里的未读邮件开始堆积。


    我看了很多遍短信记录,总觉得它不应该那么短。但我不知道能添点什么进去。整个人恹恹的。


    她又跟我抱怨,说我话少。她动不动就提,你年轻的时候不是现在这样。


    这不是很正常吗。谁老了还像年轻时那么有说话的欲望?好多话,都是不必要讲的,年轻时表达欲强,话赶话,就说了。后来,经常提醒自己多考虑考虑,有时候想着想着,就不想开口了。


 


9月12日


    记日记一周了。


    我感觉进展不大。没什么突破我心理的内容。


    我开始想,我这是怎么了。早听说,人到45—50岁之间,会突然对现状特别不满,开始重新思考人生,然后可能出现离婚、改变职业等一系列现象。难道我也是这样?


    职业倦怠的话,按常理来说不至于,我退居幕后不过五年,探索和进步空间还很大。婚姻,呵,爱情只剩亲情,激情全在吵架;但每一个男人们的酒桌和ktv里聊的都是这些,酒杯一碰,人模不剩狗样的,比比后觉得自己还真没什么资格自怜。


    反正不知道是搭错哪根筋,就觉得生活寡淡,寡淡得连性欲都没有。


 


9月13日


    今天做了一个改变,还是值得记下来的。


    我让儿子选择,要不要继续学钢琴。


    他以为我十分生气才这样,吓了一大跳。我平时或许是严厉了点。我父亲说,养儿子就得这样,才会自我要求高,才会坚韧有担当。我自认还是个比较成功的例子,就把这样的教育方式延续了下去。


    我说儿子你放心,爸爸想明白了,你的愿望和我的愿望要分开。


儿子高兴得就像去年考第一,我奖励他旅游基金时一样激动。他说,学不学钢琴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明白了这个道理。


    呵,人小鬼大。


    道理我都懂,只是活着活着会忘。最后一次见到王源时,他也说过类似的话。我还记得蛮清楚的,他说,你不要以为别人都和你想的一样,你以为别人想要的,别人未必真想要。那时候,我正在祝贺他。


    他成了影帝,他不想要?拉倒吧。


   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们都是幼稚的短发,而最后一次见面时,我们都留着粗糙的胡茬。


    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了。他结婚时?我儿子结婚时?这小子,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收心。


 


9月14日


    今天碰巧看了一下电视,播着《解散过往》。我写的最后一首歌。王源唱的。


    当时他打给我,说,老王,帮我写首歌吧,新电影,打算送去戛纳的。


    我说倒是可以,你怎么报答我。


    他停顿了。我觉得自己荒唐。我都结婚了的人,问他要什么报答。一时鬼迷心窍。


    他开玩笑要分一半片酬给我。


    我笑了。我们之间,我还是比较习惯于做那个更大方的人。毕竟当了多年的大哥。


    我没有要他任何报答,只说请他吃一顿饭。


    他来了,我们也没聊什么。或许只是因为我忘记了。他做了什么工作,认识了什么人,我并不是特别关心。况且一看新闻就知道了。


    我关心的是他的身体和心情。他说除了睡眠不太好,和以前没什么区别。他是个心思重的人,我知道,虽然表面看去刚好相反。我只能说你把心放宽,有些事看淡点。他不太高兴,说,像你那样吗?我被他堵回去,天知道我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洒脱。难道我不是他的队长了,连关心他一下都不行了么?


    临走时,我想故人相逢吧,最后一步是不是要彼此夸赞和祝福一下。我就说你看你现在个人发展多好,果然选择影视是对的,继续加油啊。他看我的表情,就像我后来祝贺他得影帝时一样臭。


是我情商低,还是没默契?


 


 


9月15日


盯着昨天的日记,看了半个小时...


我想...我还是允许自己写王源吧,避免也避免不了。趁着还记得的时候不写,难道要等到老得糊里糊涂时只对着一个名字...


唉。


 


9月16日


我们硬撑了二十年。后面的几年,心根本不在一起。好在,不常见面。


而这一年,从我结婚算起。


那时是已经老去的少年团体。各干各的,偶尔象征性地聚在一起,供喜欢过我们的人怀怀旧,或是让仅仅知道我们的人感慨感慨岁月。


上的最多的节目就是谈话节目。很正常,年轻时有容貌缺深度,就多露脸少说话,卖卖皮相;老了如果还有人愿意买账,那就卖卖故事和阅历。不过我们三个人都不喜欢被采访。那些问题永远无聊,心情好当是斗斗智力,心情不好时觉得烦。


虽然很多年讳莫于心,但确实是,我们最受指责的时候,心理还太嫩,这些阴影不是自我安慰或任何成就鼓励就可以一笔勾销的。伤害,无法被后到的快乐代偿。这些事,让我们好多年来总是搞得过于谨言。幂姐有次私聊时和我说,回答问题、讲个段子,说出来的效果看起来轻松,脑子里那个过程却是用举鼎的力气弹棉花。就是这样。


坐在王源身边,我经常有一半脑子是僵的。以往我们闹了不愉快,为了大局,总是不必事先招呼,也会轮流做一点亲切和谐的举动。直到我婚后,这个角色一直是我。他常常显得比我幼稚一点,但我知道,他什么都懂。那是他选择的轻便,就仗着他咬定我总是会顾及一切,不敢乱来。在乎就是把柄,虽然这样他也并不满意。


我和他之间,比起和千玺更容易闹矛盾。对千玺,我才是一个好大哥吧,同样是照顾他夸他,但说话做事还是有分寸,这样才不讨人嫌。不像和王源,大小事都在意,把自己的想法看得很了不起,走得太近挤掉了余地,不好做兄弟。


 


9月17日


王源大多数时候都吞了他的不满意。除了我决定结婚的那段时间,我们打的那一架。先动手的是他,打完之后也没有任何解释。我也没问。


不是不敢捅破什么所谓的窗户纸,是根本就不需要确认。我看他的眼神也知道,他不是想阻止,仅仅是气。我做的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他站什么立场不支持。他明白,我这一生经常顺风,不想半路逆水,我活得众目睽睽,而且也怕累,最轻松的,就是合情合理的生活。


他只是忽然又幼稚了一回,像个有恋兄情结的小孩,害怕我今后把更多的精力分到另一个人身上。占有欲是本性。我当时看着他,只像一个学长看着学弟,对他说,习惯就好了。


这大概是,我就我们的关系,说的最后一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
 


9月18日


我没有那么喜欢孩子他妈。


我记得我在一首情歌写过,你不是我人生羁旅的归路,而是我想要一生出发的旅途。这刚好,就是把我对她的感觉反过来写了。


其实当时也是有认真考虑各种因素的,除了感情缺乏一点,其他都好。我那时以为可以培养嘛,最终是这么多年过去,唉,仅仅是,有过幸福。


问题大概在我,我是个自我太强大的人。只认我所认准的人,别人磨不平、也扭不过我内心深处的那些东西。所以我十六岁时说要和最爱的人结婚,虽然理想化了一点,但这确实才是最适合我的选择。只不过后来没做到罢了。我现在也纳闷,我当时是有多累,为什么就这么等不起了?


怪我给自己留的时间太短。


一开始不想要别人揣测我的恋情动向,就说25岁才谈,能搪塞几年是几年。


也是好笑,那几年竟然是有一种要交差的心情,开始有的没的谈几场恋爱,每一次谈我都巴不得让狗仔拍到,但其实从头到尾没什么滋味,到了今天也没有谁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。


快到三十,虽然已经很少三人同行,但每当千玺有绯闻可以被问,而我和王源只能在一边干笑时,我真的压力很大。很多时候采访的人会很直接地“关心”一下,要么就是一个在我看来很有内容的笑,夹在我和王源之间。我们,从走红的第一天起,就没脱离过那种揣测。年龄还小时,应该大多数人觉得可以等等看,看我们今后到底怎么样。可越来越到了该考虑婚姻问题的时候,我自己都急,都害怕。


毕竟,我也不是对女人没兴趣,只是眼光高,而且每次真正谈起来,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而已。孩子他妈,还算其中最有感情的,我就这么一头扎了进去。所有的问题都出在,我至今相信灵魂伴侣,对俩人相处的状态有点苛求,而十多年前,我却以为自己可以将就。


 


9月19日


靠。我竟然又开始考虑20岁左右脑海里那些可怕的念头。


荷尔蒙,肯定是更早。20岁那会,大概只是个节点。我算是早熟,但是也善于节制。只是大学读了两年后,也开始有点沾染身边那些人的习气。血气方刚,发完之后没有留下感情。


工作时再见到王源,会有种奇怪的感觉。看着他,我会莫名地嫌弃自己有一点脏。我的本心其实挺抗拒这种负面的自我评价。我也不去问他是怎么过的,免得答案不好。


那时候我很认真地得出过结论,他对我而言是高于兄弟的。但仔细想想,我对他的渴望止于最基本的皮肤接触,我又觉得至少不可能演变成性爱。


那就是习惯作祟了。习惯和他一起做所有事情,还真的觉得更开心;习惯只在他面前没有任何防备,其实也是因为在不多防备的时候就把这段关系当成了习惯;习惯和他讲一些没有营养的话,但也习惯和他一起苛责自己变得更好。我心里有一个高标准,而一想到他,我又抬高了我的标准。


因为这些,我在20岁时候想过,这种关系很难得,或许真的可以跟他在一起。结果是,哼,很明显,集体潜意识在我们脑子种下的恐惧更厉害。我们都挺害怕的,毕竟身份特殊,真的害怕后果。他后来只知道怪我,我也不过亏在比他快一步定了下来。


后来的很多事情,差不多也是可以用习惯来解释。因为以前太习惯,所以后来怎么都不习惯。王源还不同于其他习惯,他来得太早了。我们朝夕相处在连世界观都还没稳定的时候,很多当年重要或不重要的点滴,大概都潜移默化地形成了我们自己。比如,为了进步我们对自己狠得下心,为了成功我们也现实,我们懂得付出代价,我们总以为以后就会更好,然后我们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。


20岁那会,我没有选择前进,中间太尴尬,于是我后退了。我开始更多地规划自己的唱作路线,来渐渐拉开我们的距离。我还劝他多从影视发展,嗯,说是劝可能带有个人倾向,我看准的事情,总是胸有成竹地去跟他说,希望他听我的。这一次,他没那么好说话,但公司也觉得我看得对,他就没辙了。


我不确定,我是不是还有再选一次的机会。起码我现在很清楚地知道,我这个只需要一个导火索就可以爆裂的婚姻,那个症结,很可能就是王源。


 


9月20日


今天,我想起了很多事情。很多。


我想起,王源填高考志愿时,来问我要不要填我那个。我当时想,这种话说了责任可大了。我就说,这么大的事你自己决定啊,问我干嘛。后来,他还就真的赌气一样填了另外一个学校。


还有,他在18岁生日许愿时,又说了一次,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。我看清了,他看着我说的。其实我也一直记得他这个愿望,后来干的事情,却一直在毁掉这个愿望。


我真的欠了他。


最让我歉疚的,是一个细节。这件事,我居然今天才想明白。他有段时间对各种媒体说自己喜欢朴信惠,就像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杨幂一样。有一天我就随便地问他,人家说你看韩剧时你不是挺尴尬的嘛,你真的那么喜欢朴信惠?他跟我说,因为你有杨幂,所以我也要有朴信惠。


哦,我可能是真的今天才懂。还是我以前不敢想明白?就像是我对他没有那样的欲望,其实可能是因为我压根不敢往那方面想。


我又一次尝到了他心里的苦,比以前的哪一次都更浓烈。我一口一口,把这苦也吃下去。


崩塌般的感觉。我可能撑不住了。


 


 


--(过了一天)


 


 


我是一个命惨的日记本。我想我要死了。今天下午,王俊凯把我撕烂...我才活了多久?没想到就...他原本还说要把我留到他老了的时候。真是话不如屁。


在我断气之前,我想留下我的遗言。以便别人也知道我为什么死。


其实都怪王俊凯给王源打电话。他随身带着我,所以我听得很清楚。


他对王源说,可能我快要离婚了。


王源一下没回话。然后才笑着回,出轨被抓了?


王俊凯也笑了一下吧,又或者不是在笑。没什么感情,累了。


噢,结婚这么累啊。我以为你不知道呢。可是你现在是在吓我吗?


你什么意思?


我已经订婚了。你这个星期没看新闻?


王俊凯突然坐了下来,再开口时声音变得很轻。


王源...你还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吗?你就这么祝我生日快乐?


算是吧,我知道你身为大哥,一向操心我的各种人生大事。我修成正果了,说出来让你开心开心。


王俊凯把手机砸在床头的尖角上,屏碎了,电话还没断。


什么声音这么吵?那边问。


王源!我都打算离婚了!你现在跟我说你要结婚?!


王俊凯停顿了一下,然后更大声地吼,我不同意!这么说你听得懂吗?


安静了大概一分钟吧。


我就像...在听...笑话...一样。王源的声音听起来是哭了。


王俊凯,算了吧。年轻时都没有勇敢的事情,老了就别...瞎勇敢了。


王源...你难道已经老到可以忘记我了吗?你坦白地告诉我。王俊凯的身体在轻微地发抖,我在口袋里都能感觉到。


不是啊。不是可以忘记,是只能这样。你看,我都飘了这么久。说老,我是觉得人总要为晚年考虑,我现在只想有个过日子舒服的。早起晚睡时不那么寂寞。你那种人,年轻时吸引人死去活来,但其实不太适合一起终老。


噢。原来你是这么想的。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世上最能容忍我的人。


是‘最’,但不能‘更’了。因为...这么多年过去,我得到什么好结果了吗。


我...我很想道歉,有点说不出口。


王俊凯,不用道歉。你对人很好,不欠谁。不要辜负了你老婆,你还有孩子,当年牵绊你的那些世俗都还在,它们要跟你一辈子。


王俊凯掉了一滴浑浊的眼泪,无法否认,不想回答。


王源自己继续说,我明天就给你寄邀请函,你...来吗?


婚礼就算了。哪天你老进了棺材,如果我还没死,我给你主持。


王俊凯,你妈逼。


....


王俊凯挂掉电话就开始撕我,我真的好痛。看来最早死的是他们的纪念。


 


 



 


 


等等。


王俊凯突然将我捡起来,捧在了脸前。他的泪水糊得我满身都是,我真想挣脱他。


他几乎是手脚并用地去找到一块胶布,极丑地将我的破洞接起来。


我感到我渐渐活过来。这下才能听清王俊凯的声音。


他神神叨叨地说,只剩这一点了,最后一点了...一定要收好...


唉。人,好傻。


 











END


 


 


文题出自尧十三歌曲《旧情人,我是时间的新欢》

评论

热度(323)

  1. 引一曲微尘迁baytre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被虐到/其实不站,还是被虐到了。所以蜜汁差点摔掉手机
  2. 早上跟你边上喝豆浆来着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本质是个抖m 明音的到不了 http://kaiyuanayanyan.lofter.com/po
  3. baytree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想存下这篇,太喜欢了😭😭😭
  4. youngsweet00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写的太好了太好了………看得我简直………想哭又哭不出来……这种结局真的…………😭😭😭😭😭太难
  5. 不四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왕원 ✨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Merrys_NEWorld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倒拔垂杨柳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觉得人生最悲哀的,可能就是这种错过了。而我希望自己抓住的是对的。也希望我爱上的,这种叫凯源的爱情,
  9. youngsweet00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码着晚上看………听说很虐………
  10. 相公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JPG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最喜欢山明和水秀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