왕원 ✨

WJK WY.

偏差

中二病的浅茉茉:

【全都是我编的。】


王源做了个梦。


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王俊凯穿了最简单的白T恤和黑长裤,又在外面套了件牛仔衬衫,像往常每一次出门一样,对他和千玺说:“我走啦。”


他什么都没有带,一身的轻松,甚至腾出手来理了理自己衬衫的衣领。但是王源知道,他不会回来了。


就这样走出去,再无归期。


 


王源猛然的从梦中惊醒,一身的冷汗。他坐起来环顾四周,卸了力一般的松弛下来,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脸:“是梦啊......”


幸好只是个梦。


王俊凯直接推门而入,一双眼睛笑得弯弯的:“王源儿你搞撒子咯,怎么还不起啊?明天就演唱会咯你上点心好不?”


“好啦好啦,我这就起了!”王源晃了晃脑袋,回给王俊凯一个微笑。


明天是成军第九年的演唱会,没想到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走过来了,这个小破公司组建的组合,居然真的走到了今天。


最后一次把舞蹈从头到尾练习了一遍,结束以后王源累的脱力,直接拧开一瓶矿泉水从头直接浇了下来,然后把空瓶子一扔,直接坐到地上,往王俊凯身上一靠:“到明天我们居然就成军第九年了,想一想真的是像梦一样。”


王俊凯没说话,拿了条毛巾给王源擦脸。王源没动弹,似乎很享受这种被别人伺候的感觉。


“小凯,我们会站在十年之约的舞台上吧?”


王俊凯伸手把绑在头上的皮筋扯了下来,然后抓了两把。他的头发已经很长,刘海细碎的挡住了他的眼睛,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


过了很久,他才说道:“快去冲个澡吧,下午还要彩排。”说着,他就走出了练习室。


在一旁沉默了很久的千玺,看着他离去的身影,问王源:“你觉不觉得他有点不对劲?”


 


灯光闪耀,舞步华丽,每一步都按照预先彩排好的,不差分毫。


结束以后照惯例还是庆功宴,几个人吃的都不多,马哥喝的酩酊大醉,抱着黄锐哭:“你们仨太不容易了,我也太不容易了,这么多年啊......”


千玺已经先跑了,回家里看弟弟。黄锐还被马哥抱着呢,不耐烦的对王俊凯和王源比划了一个快走的手势。


马哥一喝醉就喜欢翻旧账,今天估计要听他讲那从前的故事讲到天明。


天色已经很晚了,哪怕是北京,在这个时候街上也没多少人了。酒店距离宿舍不太远,两个人没戴口罩也没戴帽子,正大光明的走在路上。


王源转过身子来,一边后退一边和王俊凯说话:“马哥又开始胡言乱语,但是他说的挺对的,咱们仨都太不容易了,公司的人也都挺不容易......”


“嗯。”王俊凯小心的看着王源,生怕他不小心踩到什么凸起会摔倒。


“小凯我都没吃饱,等会儿回去你给我煮面好不好?”王源的大眼睛哪怕在夜里也熠熠生辉。


王俊凯失笑:“这都几点了,你还吃东西?”


“我饿嘛,ball ball u啦~”


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了。”


王俊凯烧的菜目前只在能果腹的等级,但是煮的面很好吃。明明都是一样简单鸡蛋面,但是偏偏他就能做的比别人好吃,连里面的荷包蛋都比别人煮的好看。


回到宿舍,王俊凯切好了小葱,烧上了水,才发现没了酱油,揣上了手机和钱包,披上了外套:“我去楼下买个酱油,水如果烧开了我还没回来就关掉吧。我不带钥匙了哈,等会你给我开门。”


“好。”


一分钟,两分钟,三分钟。


十分钟,二十分钟,三十分钟。


客厅的钟表在不停的走,静悄悄的能听见每一根指针转动的声音。


王俊凯没有回来。


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他猛地弹起来,进来的却是千玺。


王源失望的坐回沙发上。


千玺手里拿了袋子,放到茶几上,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:“我回家的时候楠楠都睡了,我就回来了,回来的路上看见小龙虾我就买了,你肯定饿了。哦对了水都烧开那么久,你为什么不关啊?”


“小凯说他等会就回来,不要关了就,他回来也好直接煮面。”


千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:“王源,王俊凯他不会回来了。”


王源的眼睛仿佛失去了焦距,然后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,直直的站了起来:“他这么久没回来,是不是钱包里没带钱被人扣住了?那我去找他——”


“王源,我刚才看见王俊凯跟宗帅了。”千玺拉住王源的手臂,“华谊的宗帅,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吧?”


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小凯从来没有骗过我。”王源的双手徒然的垂下,“千玺,你很累了吧?先去睡吧,我自己一个人等就行了,小凯说他没带钥匙。”


“......你.......”千玺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
王源在沙发上坐了一夜,时不时的去锅里添一点水。


1406那暖暖的灯光亮了一夜,厨房里有一直沸腾但没有烧干的水,却没有等到该回家的人。


 


王俊凯消失了。


手机打不通,微信不回复,指望他能看到微博的私信更是痴心妄想。


TFBOYS所有团体活动全都暂停,听到了风声的记者在宿舍楼下聚成了一团。


马哥坐在客厅里,一瞬间老了十几岁:“王俊凯应该是准备和华谊签约了,组合可能要解散。源源将来可能要走创作歌手路线......源源?你有没有听我说话?”


王源有些孩子气的抱住怀里的邦尼兔:“不会的。小凯不会和华谊签约的,小凯不会不管组合的,小凯......”小凯不会不管我的。


马哥没说话,黄锐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:“已经有记者拍到王俊凯和宗帅了。不是想和华谊签约,还能是和宗帅成了忘年交?王源你都二十二了,能别这么天真了吗?”


“我说不会就不会!王俊凯从来没有骗过我!”王源毫无征兆的把兔子往地上一摔,“你们为什么都不能相信他!”


马哥搓了搓脸,拉住了还想说点什么的黄锐:“你需要冷静一下。明天上午你有个访谈,我明天上午来接你。”


他们走了,房间里只剩下王源一个人。


王源闲的发慌,找出以前粉丝送的凯源拼图拼了起来。


从白天到黑夜,他拼了一天。


明明每一片都是他和王俊凯的脸,却怎么也拼凑不成完整的他们。


 


“兔小灰,叫一声我的名字好吗?”


“好啊!——你好,兔小白。”


“再叫一声好吗?”


“兔小白,兔小白,兔小白......”


“谢谢你,小灰。”


“不客气,兔小白。不过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我叫你的名字呢?”


“因为当你叫我的名字是,我就知道我在哪里了。”[1]


王俊凯可不可以叫一下他的名字呢?他不知道他在哪里了。


 


第二天一早,马哥来宿舍接他,虽然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看到他的一瞬间,还是吓了一大跳:“源源你昨晚一夜没睡?”


王源摆了摆手,不想多说话。


十点的时候,访谈正式开始。一开始的问题还算中规中矩,到最后渐渐偏移到王俊凯身上:“是这样的,最近网上有传,王俊凯有意签约华谊,组合面临解散困境——”


台下的马哥眸色一暗。事先沟通好了这属于不可以问的问题,现在又追加上来?


还没等马哥示意停止访谈,王源就对准了镜头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他不会的。”


我相信他。


我知道我应该缄默,现在发声不是适当的时机。但是事关王俊凯,我就再也不是那个在镜头面前冷静自持,进退有度的王源了。


 


周五,访谈正式播出。


周六,王俊凯召开新闻发布会,单方面宣布与时代峰峻解约,签约华谊。


坐在电视机前面的王源看着发布会,手中的遥控器跌了个粉碎。


他坐在客厅里,抱着自己膝盖,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那些往事,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闪过。


“用他的可爱加上我的帅,可以组成一个组合吧。”


“他说那个iPhone5他买不起,他就送了我个耳机。”


“王源啊,大哥没办法保你了,你自己加油啊。”


“你是更英雄,OK?”


手机在他脚边跳动起来,是马哥:“小凯现在在公司......你要来吗?”


王源的手狠狠地捏住了手机,骨节发白:“我马上就到!”


等王源赶到的时候,王俊凯已经准备离开了。王源匆匆忙忙在他面前,拦下他:“王俊凯。”


王俊凯停下了脚步,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男生。


“你要放弃吗?”


时光飞速的倒退,他似乎又穿越到从前,变成了那个瘦小的男孩。


只是这一次的答案,可能有了变化。


王俊凯低下了头,看上去有些疲倦:“对不起啊王源,我累了。”


“我要的只是一个答案,王俊凯。你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
王俊凯抬起头,下唇被他咬的发白:“我放弃了。”


自己输了啊。


王源捂着自己的眼睛,跌跌撞撞的倒退了几步。王俊凯看的心惊胆战,几次想伸出手,但是到最后,只能徒然的放下自己的双手。


“王俊凯,今晚回一趟宿舍吧。好朋友有了新出路,旧队友也为你高兴。”


 


最后千玺没有来,说是让两个人好好的聊一聊。


一提啤酒,两份小龙虾。


王俊凯还是像往常一样,把小龙虾剥好了,放到王源的碟子里。


两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
王俊凯在尴尬着怎么办,王源却大大方方的把小龙虾放到了嘴里:“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
最后一次......了吗。


啤酒下去了一半,两个人都有了醉意,才开始说话。


“王源,时代峰峻到底是个小公司,你也快点解约吧。”


王源捂着手中的啤酒,半眯着眼睛看着王俊凯:“我想要的不多,就守着我这一方小天地吧。”


“......王源,你太固执了。每个人都以为我才固执强硬,其实三个人里面,最固执的那个人是你。”王俊凯把桌子上的易拉罐哗啦啦的扫在地上,“别人笑话你普通话讲的不好,你就能一个字一个字的抠发音,到现在让别人挑不出一点错;别人说你跳舞不够好看,你就一直练一直练,腿痛到不行也接着练。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狠?”


“所以,这怪我?”


王俊凯没有说话,猛灌了好几口啤酒。


曾经他觉得,他和王源属于那种,呆在一起,就算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的关系。没想到今天,两人之间的沉默,让他觉得胆战心惊。


王源沉默了很久,缓缓的说道:“我以为这样,我就可以追赶上你的脚步。”


喝闷酒最容易醉人,到最后王源已经有点神志不清:“当初我看凯源文,还和你抱怨怎么又把我们组合写散了,怎么又出道几年终于约满,你还记得你怎么回我的吗?”


王俊凯有点记不清了,但是王源要的也不是他的答案:“你说让我不要怕,我们迟早长长久久努力红他个地覆天也翻......这话这么多年我都记得呢,你怎么忘了呢......”


王源拽住王俊凯的衣袖,终于留下自王俊凯消失以后,第一滴眼泪:“王俊凯你他妈王八蛋,我还说什么你不会骗我,这么多年你一直他妈的骗我!”


“我......”


“我的更英雄呢?我的更英雄哪里去了呢?你为什么现在去给别人当了救世英雄,却在我这里成为了逃兵呢?为什么啊王俊凯......”


“离十年之约还有最后一年,为什么你坚持不下去了啊王俊凯......”


“我还在这,为什么你放弃了呢王俊凯......”


为什么啊。


是啊,为什么啊。


在离开宿舍,到华谊的那无数个夜晚,甚至以前难眠的深夜,他也会想,为什么呢。


“因为我喜欢你啊,王源。”


同期的都离开了我,只有你陪在我身边。我们一起唱歌,一起跳舞,一起熬过那段最难捱的时光,最后一起并肩站在出道的舞台上。所有的化学反应酝酿发酵,到最后,喜欢你似乎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
在机场护住你,上节目的时候总是看着你,你是我虎牙的开关......每一次看粉丝的分析贴,都精准的让我害怕。


你瞧,我的喜欢,他们都知道。


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?


你要的东西简单而又纯粹,我曾经无数次在我的喜欢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质问自己,我真的能给得了你吗?


就算我可以给你,但是你不喜欢我,我能有什么办法?


王俊凯抱住沉睡的王源,颤抖着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。


这不是他第一次吻王源。曾经在很多王源沉睡的时刻,他悄悄的亲吻着自己心仪的少年。


如果这是一部电影,那么可能此刻的少年只是在装睡,然后在亲吻中醒来,达成圆圆满满欢欢喜喜的Happy Ending。但是在这个世界上,哪来那么多巧合?


 


2022年8月,王俊凯单方面与时代峰峻解约,高调签约华谊,TFBOYS解散。同年9月,组合成员易烊千玺退出娱乐圈。2023年8月,王源和老东家续约。


三个人的宿舍,如今只剩下一个人。公司推出了新的三人组合,王源决定给新人腾地方。


马哥来给他搬家,看着他一个人站在客厅里的瘦削背影,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其实源源,你没必要续约的必要。公司的资源不行,其实你可以找更好的公司的。”


稍微混出点名堂的,最后都走了。


王源轻轻地笑了笑:“我守着我这个小地方,感觉还不错。”


马哥吸了吸鼻子:“我去停车场抽根烟,你慢慢收拾,没关系。”


王源环顾了一圈这个他们居住了这么久的宿舍。


当年几乎是空着手搬进来的,因为千玺不怎么住在宿舍,所以那些小物件都是后来,他和王俊凯两个人,一点一点加进来的。


既然是两手空空的搬进来,那么走的时候,也别带什么了吧。


王源想了想,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,找出来那副早都发不出声响的iPhone耳机,放到的兜里。


马哥看到他空着手走了下来,有点惊奇:“你什么也不带走?”


王源坐上了副驾驶,系好了安全带,拍了拍衬衫左边胸口处的口袋:“我已经带上了我的全部。”


 


五年过去了。


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。


千玺带着舞蹈教室拿了一些奖,王俊凯在纽约开了一场个人演唱会,王源......王源和拍电视剧时认识的剧务成了一对。


小姑娘长得不漂亮,看着只能算清秀,但是很会照顾人,一双桃花眼上扬的弧度温柔的醉人。


王俊凯是下了飞机收到了王源的微信:“大明星,我明天结婚,赏个脸来参加婚礼不?”


......明天的婚礼,今天才通知他,是觉得他不去最好吗?


王俊凯扭头吩咐自己的助理:“明天的行程都给我推掉。”然后转头发微信给王源:“好啊。但是你居然不找我给你当伴郎?”


“我不是怕你忙吗。”后面还加了个小笑脸。


“晚上一起出来喝酒啊?庆祝你未婚最后一天,顺便给我送个请柬。”


对话框上的那个“对方正在输入中......”显示了很久,发过来却只有短短的两个字,“好啊。”


晚上九点,王源准时出现在刘志宏开的酒吧里。白T恤,牛仔裤,像很多年前一样,一点也没有变。


酒喝了一半,王源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:“王俊凯,你知道重庆八中正面一共有多少扇窗户吗?”


王俊凯摇了摇头。


“不知道吧?可是我知道。74扇,一共406块玻璃。


“以前冬天太冷了,在学校等你的时候,不愿意掏手机,我就数着八中的窗户,数了无数遍,数量精准的可以倒背如流,所以这两个数字我到今天都记得。


“这样数着,然后想着你,似乎就没那么冷了吧。


“我幻想过很多和你在一起的画面,比如一起去爬山看日出,山上一定没有人,也很冷,我们坐在山顶,等太阳出来的时候,我会抱一抱你;再比如两个人一起做饭,当然你你负责烧菜啦,我就靠在你背上念菜谱好啦,然后你烧出来一道我就偷吃两口,你一定会念我;还有我们要养一只猫,然后天天看着它和嘟嘟打架......


“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想告诉你,在我生命的计划里,本来全都有你。可是那又怎么样呢,你不喜欢我我又能怎么样呢?


“以前看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,有一段话一直没懂,后来在你离开的岁月里,我终于理解了。


“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,不能说,也不能想,却也不能忘。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,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,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:心与坟墓。


“我有多喜欢你啊王俊凯,你对我而言超过了朋友、队友、甚至是爱人,你是独一无二的王俊凯。


“可是今天晚上喝完这杯酒,我们只是朋友了。


“比最普通的朋友,还要普通的朋友。”


王俊凯张了张嘴,还没来得及说话,眼泪先掉了下来。


如果我们再勇敢一点。


 


第二天是婚礼,王俊凯想了想,还是穿了一身自己最贵的高定。因为来的娱乐圈朋友不多,日常朋友王俊凯也不认识几个,王源安排他和家人坐在一起。


源妈坐在他旁边,笑眯眯的和他打了招呼:“好久没见啦,小凯。”


今天的王源很帅,刘海被发胶固定在头顶,露出光洁的额头,微笑着迎接自己的新娘。王俊凯坐在人群中,掏出纸巾擦了擦眼睛:“空调开得真足,汗水都流进我的眼睛里了。”


我和你之间,只有短短数十米的距离,走过去花不到几秒。可现在哪怕我穷尽全身的力量,也够不到你。


咫尺,却也天涯。


 


你在婚礼上,使用红筷子。我在向阳坡,栽下两行竹。[2]


 


仪式结束了,王源和妻子一桌一桌的敬酒。敬到王俊凯面前乱成了一片。


“王源,当年的凯源多热啊!来一个交杯酒!”


“交杯酒!交杯酒!交杯酒!”


王俊凯看了一眼四周,冲王源笑了笑,喝干了自己杯里的酒,抱住了王源:“王源儿,咱俩一辈子都是好兄弟。”


这话不知道是说给别人听,还是说给自己听。


 


婚礼结束,王源掏出手机,给王俊凯发了一条微信。


“王俊凯,今天婚礼进行的时候我就在想,你要是能有一点点表示,我就跟你走了。可是你没有啊。”


王俊凯开启了好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她)好友。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,对方验证通过后,才能聊天。


王源自嘲的笑了笑,删掉了王俊凯所有的联系方式。


妻子走过来轻轻地在背后抱住他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
“没什么。”王源拍了拍妻子的手臂,“待会出去兜风?”


“好啊。”妻子轻轻地笑了笑,露出两道猫纹。


 


不见竹马,竹马老去,相思万里。


从此,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。[3]


 


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。


有一个人在森林里迷路,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往前走,却一直在原地绕圈。后来他发现,他每走五十步,就会向右偏一步。所以后来,他每走五十步,就会向左迈出一步,最后走出了森林。


他和王俊凯也像是在森林里迷路。可是没人去弥补五十步以后的偏差,才最后走不出这死结。


 


我们之间,这该死的偏差。



有HE结局的,但是我觉得故事到这里已经足够完整,因为阿V才有了强加的所谓结局。反正也都是我编的,现实里的他们会一直好好在一起的。


 @🍉西瓜终结者----阿v 我们小学妹生日快乐!


[1] 夏正正《兔子什么都知道》


[2] 海子的诗歌


[3] 王茂《永远记得你》

评论

热度(6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