왕원 ✨

WJK WY.

「凯源」 光源

卿酒酒:

#梗来自东野圭吾的时生


 


 


 


2017.1.1


 


“不一样的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说不一样。”


“什么不一样?”


“你。”


 


2011.5.16


 


热浪在空调房里也挥之不去。


十二岁的王俊凯压完腿又去跳舞,几个小时下来出了一身汗,坐地上以后就不愿动弹,眼瞅着对面桌上一排冰水,心想要是不用走过去拿就好了。


下一秒就出现在眼前的冰水,被修长的手指握住,送到他手里,“小凯跳的有模有样~~辛苦啦,喝水喝水。”


从喉管到胃一片清凉。王俊凯看着盘腿坐在对面,饶有兴趣看着他的男生,撇嘴问:“你很闲?到处跟着我?”


男生听了,眼睛笑得弯起,“我本来就是找你来的,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?”


 


又开始说莫名其妙的话。这家伙。


王俊凯腹诽一阵,不想再搭理他,起身又去练舞了。


 


节奏的鼓点在空气中和热气应和,约莫十六岁的男生脸上看不出一点汗意,像一块颇精致的水晶。他撑着手眼睛一动不动的看场内跳动的王俊凯,眼神平静又温柔,脖子若隐若现一块金属项链。指甲盖大的绿色字母。ROY。


 


回去的路上王俊凯有些闷闷不乐。舞蹈老师无心提及手长的人大多长得也高,他伸出自己的手,透过它想象挺拔的高个子,但没有预料中的长度。走在路上他又不甘心的摊开手掌看,练舞时留下的灰尘有些脏,遮掩不掉它原本的尺寸。


十二岁开始烦恼长不高怎么办。


王俊凯漫不经心踢着石子走。


 


“别听你们老师的。他那个说法一点都不科学!”


奇怪的家伙还跟在后面,喋喋不休像个多嘴的话唠。


见王俊凯没有反应,两三步跟上来,把手摊开横到他鼻梁前三寸,“我的手长吧?嗯?比你的脸都要大一点。”


“可你也长得高。”


“拜托我可是十七岁的青少年,难道要像个小矮子?”


王俊凯不吭声,绕过挡在面前的男生继续踢着石子走。


“我的意思是说你会长得比我还要高。不要为这样的事操心嘛小凯。”男生笑嘻嘻凑近,温热而熟悉的气息喷在王俊凯耳边。


“你说了算?你又不能保证。”


“我保证。”


男生脖子上的绿色ROY一摇一晃,他蹲下来时两人的身高才有了反差,拿手轻轻压住王俊凯柔软的后脑勺,脸侧在肩膀像在测量:“以后好像是这样的高度。”


初夏的衣服薄而透,王俊凯的胸口能感受到一块凉意。他知道那是对方脖子上挂着的字母牌,ROG还是RUY?很招摇的绿色,是ROY?


“你,叫什么?”


“终于想起来问我的名字啦?小凯你太迟钝了……”男生笑得不能自理。


“不说算了。”转身就走。


拉住他的手是冰凉的,声音却是不同的温暖,“王源。小凯,我是王源。”


 


 


2017.6.28 


 


“脖子不要乱扭,一下就能戴上的事被你搞得多麻烦。喂王源,再不听话,KARRY的牌子拿回来也不给你换。”


被固定住不安分脑袋的王源,鼻子笑得皱在一块,“很痒,我才不想动,你的头发挠的我脖子痒死了。”


“忍着。”王俊凯警告道,眼角有笑意一闪而过。


两只手伸到王源颈后,手里捏着挂链的搭扣,男生的手指显然对这种举动不甚擅长,两分钟后还吃力的用指甲顶开环扣。王俊凯丝毫没有不耐心,手掌上的温度传到王源身上,有些热度,但很舒服。


“如果。我说如果。我能有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,你猜我想回到哪儿?”


王俊凯笑他傻,笑完又嗯了长长一声考虑,“练舞蹈的时候?初中第一次月考失利?”


“错错错。”王源煞有其事摇摇头。


“我以为你会想去弥补这些遗憾。”


王源跟他离得很近,踮脚就能轻易碰到他的鼻尖,从这个角度看去有些意料之外的好笑,王源憋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,“……那些事才不重要,人生哪有那么完美。如果我能回去的话,我最想看看刚刚加入公司的你。”


“那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
搭扣套进,王俊凯松了口气,又仔细替王源整理了项链,让绿色的字母挂在锁骨中央。他眼里最好看的角度。


王源抓住不停晃荡的字母牌,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,“可是你最艰难的时候,我错过了不是么?”


 


一瞬间有种被感动的错觉。


王俊凯没说话,只是就着这个姿势轻轻抱了抱王源。怀里的温度熟悉得令人安心,他能给予的感动也不是这么一回两回。王源总有本事让人深觉温暖。


 


2011.6.19


 


罕见的早晨,雾气弥漫在十字路口,红绿灯的闪烁变得不明显,连远处摊贩的叫卖声都像隐匿进海市蜃楼,不真实的感觉一晃而过,很快消失。那个人从一团雾气里走出来,还咬着豆浆的吸管,冲他晃手示意。


“早上好哟。”


被奇怪的家伙跟了一个多月,已经有些习惯他的神出鬼没。


 


“我想摸你的头,小凯。看起来头发软软的,很好摸的样子。”


“不准。”


“小气。明明以后自己摸得那么起劲。”


“你这个人,真的好奇怪。”


王俊凯揪紧书包带子,躲开王源伸过来的手,“不要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
 


距离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第一次出现,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。不过是买奶茶时没有零钱,顺手付了自己钱的路人而已,不知为何牵扯在一起。这个人似乎没处可去,又闲的慌,每天不定时跟在后面,还总说一些奇怪的话。


 


“哦这个地方!以前居然是个商场??”


“你想不想知道火影最新的剧情呀,小凯?给我买一大包吃的,我可以考虑告诉你~~”


 


说的好像真知道一样。


神采飞扬的男生,说话习惯性会打手势,这就给人感觉他说的非常起劲,也让周围的人感染到活力,不由自主高兴起来。


叽叽喳喳有点吵,但又不会真的对他生气。


所以为什么像狗皮膏药一样扯不掉?


明明是没有关系的陌路人。


 


站在校门口,王俊凯一只脚刚要迈进去,又收回来。犹豫地转头,“我要进去上学了,你也去找点事做,不要闲着。”


王源点了点头,看着王俊凯转身消失在一堆校服里。


 


2017.2.14


 


在一起后,每一个情人节他们都一起过。


前一晚在KTV宿醉,最后是意识尚清醒的王俊凯把王源半拖半背挪回了自己家。第二天早早醒了,瞄到日历,心血来潮想为王源做一顿早饭。多年未练手,厨艺有些不精,半天算是煎好一颗蛋。


总是抱着吉他和话筒,光芒万丈的男生。挂着睡眠不足的红眼圈,在厨房里思考盐放少许还是口感更脆诸如此类的问题。


总有这么一个人。总会出现。


让人总会在孤身想起时反应过来‘啊,原来我如此幸福又幸运’,‘就算为了他也要振作起来呀’,将生活里的不如意一并抵消掉,拥有强大魔力的那个人。


 


“身为艺人,你是不是也有疲倦的时候,那在这种时候又会怎么解决呢?”


“肯定会有。”


“在那种时候,我只需要有人轻轻拍拍我的背,告诉我做的很好,就可以恢复过来了。”


“有这样的人吗?”


“有。”


 


指着电视笑得滚进了被子里,王源明知故问:“那个人是谁?我好~~佩服他。是谁啊?这么厉害的人叫什么名字,快说出来。”


完全不能称赞的性格,给一块糖能蹦跶很多天。王俊凯无奈地摇头。


但是这样的他,也是自己完全看不够的样子。


 


“你啊。”


 


2011.8


 


达人秀落选后,他有偷偷哭过几回。失败的滋味并不好受,一万个人给了肯定但有一个人说不好,一根刺扎进心里,不至于流血,痛还是会痛。


用稚嫩的头脑回想评委的话,似乎都很头头是道。


 


最吵的还是那家伙。


 


“给NO?给NO?我给你一百个YES!在我心里,你比谁都唱的好。”义愤填膺跟在后面,淘汰的人也不是他,情绪却比谁都激烈。


“我觉得他们说的对。我唱的还不够好。”王俊凯站定,眼神干净,“输了的感觉真难受,以后我不会再输了。”


王源蹲下来把他散掉的鞋带系好,扎了一个很漂亮的结。系好之后也没立刻起身,王俊凯用手拉了拉这个十七岁的男生没拉动,也蹲下来。透过他黑亮的刘海,看见了濡湿的睫毛和紧抿的嘴。


“哭什么啊你。”


明明比自己大那么多,明明笑起来比谁都温暖。轻而易举,却在跟自己有关的事流眼泪。王俊凯把手犹豫地放在王源头顶,笨拙的安慰。


 


“我跟你保证。以后真的不会有输的时候。”


王源的眼泪噼里啪啦砸在地面,“我只是觉得,能跟你见证那些胜利,实在是太好了。”


 


2011.8.20


 


雨水就像洪水猛兽,在炎热夏季来的措手不及。王源开着窗,抱着腿挖西瓜送嘴里。偶尔跑进来的雨丝打湿他半面脸,也是毫不在意。王俊凯坐在地上练吉他,偶尔瞟一眼窗那边,王源瘦削的背贴着上衣,骨头都看得见。


 


“再看要收费啦。”


王俊凯鄙夷他的厚脸皮,低头拨起了弦。


 


“只剩下钢琴陪我站在这里,睡着的大提琴,安静的旧旧的。


我想你已表现的非常明白


我懂我也知道你没有舍不得




 


王源随口接,


“你说你也会难过我不相信


牵着你陪着我也只是曾经


希望他是真的比我还要爱你


我才会逼自己离开。”


 


“你也会唱。”王俊凯好不容易露出还算不赖的表情。


王源敲着勺子,雨水肆意地从他刘海往下滴,落到脸上就是眼泪的形状。他似乎在想一些久远的记忆,不符合这时代的记忆,有人把唱歌的声音和表情都录在瞳孔里,导致想念他的时候闭眼睁眼所有景象都是他。逃不了也无法罢休。爱这种东西。


 


“你喜欢的歌吧。”王源问。


王俊凯点头。


王源笑了,“你喜欢的歌,我都会。”


 


十二岁的王俊凯坐在不太干净的地板上,头发也是没有一点美感的乱翘。他抱着吉他,有些茫然的问: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
王源难得地呆怔半秒,外头是车水马龙和万千人海,他脑里瞬息万变不过一个人。


 


会在难以行走的机场护住他,将过错一笑了之还为他解释,托付别人只为了一个没有他在的场合,不重要的东西抢来抢去不罢休,重要的全部让出来。这样的人,这个人,从不计较宠溺和爱护的付出,好像袒护王源是理所应当。在年少时就划分好重要位置给他的那个人,不可缺少的人。


 


他描绘着一张脸。从此时到遥远的未来。


“我对你的好,还不及你对我的千分之一。”


 


2011.9.1


 


“再见。王源。”


王俊凯看着他,角度问题视线最清晰的是绿色的ROY字母牌。王源背着肩包,俨然远行的打扮。


“陪我走一走?”又噗嗤笑,“别人该不会以为我拐带小孩吧?”


“你觉得你拐得走?”


王俊凯反问完,自顾自走到前面去了。


 


“小虎他们快走了?”


“嗯。他们有提过,不再待公司。”


“那你呢。你会一直唱歌吗?”


绿色的树影在王俊凯脸色晃来晃去,不太真实。他的语气很平淡,“我还想唱就会一直唱下去,唱到不能动为止。”


王源慢慢笑起来,退出了几步的距离,挥了挥手:“那我就放心啦。”


 


很瘦。肩膀上衣服的绿色被凸出一块。走路会翘起头发。说这些细节是因为看的很仔细,从没有看人背影这么仔细。


 


“喂。”


 


王俊凯看着回头的男生,“我能问你一件事吗?”


男生点了点头。


“我。你认识未来的我。是吧?”一阵迫切知道答案的急切淹没一切情绪,王俊凯站在原地,黑亮的瞳仁一动不动,“未来的我,是不是喜欢你?”


等不到答复就怀疑般猜测,“我猜是。”


“我虽然没有问过——”王源想了想,很肯定地比出一个高度,“但你喜欢我应该有这么多。”


“那你呢?未来你也喜欢我么?”这问题几乎脱口而出,小孩特别好面子的红了脸,“我是说。如果我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,这么幸福的话我会更开心一点。”


 


王源有些苦恼,“该怎么说呢,承认这个会让某人开心到死吧。我大概——”他从远处走过来,一步一步,丈量土地,测量爱情。走到小孩面前揉了他的发顶,“看到了吗。未来的王源喜欢未来的王俊凯,大概有这么多。”


 


把人的灵魂剖出放归过去,总有几件耿耿于怀的事想要重新完成一遍。


但有些过去,是穿越了时空也改变不了的。比如年少时拦住喜欢的人,用力塞进怀里的情书和巧克力。比如放学后汹涌而出的人潮以及大批大批单车校服组合。比如灾难时稳稳放在肩膀的双手,那些保护的姿势。比如某人喜欢某人这件事。比如某人不会喜欢某人这件事。


有些相遇,不因任何因素而改变。


 


2011.9.2


 


他在公园深处消失,奇怪的家伙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
但有一个绿色的牌子在王俊凯的梦里一直晃来晃去,晃来晃去。


 


‘要坚持相遇为止’。似乎做了这样的约定。


期待着远方的新生活的心情从没如此迫切,远方,有人等待我。


 


2012.


 


第一批练习生走的晚上,他唱那些花儿。然后眼睛有些湿润发亮。


 


他们都老了吧。


他们在哪里呀。


 


啸哥,小虎站了一排,手握成拳头跟自己碰了过去。


“加油,小凯。”


“代替我们努力噢。”


 “加油。”


“笑一个,这次真的是再见啦。”


“留下来以后一定要加油。”


“再见。”


再见。


再见。


 


跟你说过再见的人,是不是还有机会遇到来延续话语中的所谓再见。“下次见”“拜拜”“永别啦”这样形形色色的再见,归结进每一场相遇的终点,并不能承诺会有相应的再次相逢。


单纯的说出期会再见的道别,也只有十二岁的小孩子才会当回事。


 


王俊凯拿着话筒转过身,看见了一个人的脸。


他的脸有些婴儿肥,眼睛也因为紧张使劲扑扇。但王俊凯还是能认出来,这是之前消失的那家伙。


 


“我是王源。”


他这样自我介绍。


王俊凯承认自己现在可能有点难看,一副想笑又想哭的模样。他吸了吸鼻子,说:“我知道。”又闭上了眼重复一遍,“我知道。”


 


下午又是苦闷的训练,炎热天里空气无法流通,呼出的气要凝固在房间。王俊凯压了一会腿浑身酸软,趴在沙发上没一会就睡过去。


他做了一个梦。


梦里是王源告诉过他的几年后的未来。


 


“我们呢,会加入一个新成员,名字?名字我可不能说。总之他跳舞特别特别帅气,跟我过几年一样的帅~气~我们会有量身打造的专辑和新歌,还会有自己的综艺,我是一哥哦!我们会在某一年火起来,之后客串美国大片接网站采访,我们会拿人生中第一个奖从此星途坦荡,我们还会上快乐大本营,又有自己的新单曲,我们还有越来越大的签售会和演唱会……”


 


“具体是什么样我不能跟你说,可是我能告诉你,你的未来非常幸福,也能带给很多人幸福。”


 


“所以答应我啊。小凯。”


“一定坚持下去,一定要坚持到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,坚持到我出现。”


 


“约好了,一定要遇见我,嗯?”


 


他眼前弥漫开水雾。


有人从谷底就陪他开始攀越,人生中任何一个时刻他都没有缺席,他一直在,人海这么茫茫遇见如此不易,可是他跟他都没有错失。如果说这是冥冥中的安排,他感谢天,让王俊凯和王源相遇这件事发生,让王源和王俊凯陪伴这件事进展。感谢一切。


每天,每天,照亮自己的光源。让他清楚两个人无论做什么只要坚持就会无所不能。


 


他是所有人的王源。


他是王俊凯的光源。


 


 


FIN


 


说的矫情点,这是我第一篇凯源写到泪目。


这大概是我的贫乏词汇能描述出来的,最适合他们的关系。就像我们不希望他们分开一样,他们也是不希望分开的。任何重要的经历都要对方的参与。大概是这样的感情。


写时听了三个BGM。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来听听。


 


寻人启事/ 安河桥/ birds in flight



评论

热度(33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