왕원 ✨

WJK WY.

BaekDan:

焦热的夏天,他又被锁进小黑屋,一群兵轮番上阵,厉声拷问。他也依旧没有说什么,唇如铁铸,一个字撬不出。
早些年他对王俊凯说,真有那么一天,我是做不了硬汉的,我受不了苦。
“1945年的2月到1946年的8月,王俊凯到底有没有和你通过信!”
他们推搡他,大浪掀头而来。
王源忽然出声了。
小兵们愣了愣,十几天了,烈日炎炎的,王源没开过口。
大浪带着他回溯而去,王源本打算一声不吭,但他现在不想了。
他是真的有话想说。
记的最牢固,却在很多年里都消失无踪的,关于那个人的珍贵的片刻。
他眼睛湿了。
“1945年的3月2日,我背上的枪伤还没痊愈,他不知道,拍了我后背一把,我很疼,非常疼......”一阵巨大的哀恸袭上心口,几个字哽在喉间,王源喘了两下气,仿佛每一下都要死去,“......但是我。”
他依旧没说出来。
就好像那一年他们站在北平城的废墟前分别,王俊凯上前,又用食指按了按他的眉心。他当时确然要说些什么,望着王俊凯的眼睛。
“你......”
但他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就像此刻穷途末路,将人烤焦的炎季,他回想起那些往事,突然哽咽难言。他说:“我好疼的。”
枪炮火口,豺狼猛兽,国将不国,他本来就生在这疼痛的年代。遇到王俊凯,更是苦不堪言。

1970年7月5日,这份边南教所的审讯记录是这样写的:
关于王俊凯与国共所通密信,王源拒绝发言,十余日以来未曾说出只言片语,此心离党离国,其人可诛。
最后一日问起1945年2月至次年8月间,王俊凯是否有过对党不利之举,王源一改沉默,内容附于纪录其后,以便诸君查询:

“1945年的3月2日,我背上的枪伤还没痊愈,他不知道,拍了我后背一把。我很疼,非常疼......”
“但我不怪他。”

这是灾难年代中,他最深刻的记忆。

评论

热度(334)